救人的医生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一旦溺水就要碰运气,等待会潜水的人、等待医生的出现。哪有那么多巧合、好运呢?”

从医15年,康复科医生郑志第一次在杂草丛生的碎石路上行医,6名村民成了他的助手。

“怎么快速、简单、有效就怎么搞,这个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实战与演练的区别。但有些东西是死的,比如按压部位、按压频率、按压深度等数据是必须按规定的,否则会无效。”他事后说。

8月11日,郑志带着自家和亲戚家的几个孩子到水塘游泳,水性极佳的他担任“教练”。陶然这天也随表哥来玩,他玩水时,表哥在七八米外捞鱼。

当时,陶然的表哥提议报警,郑志判断“来不及了,等警察来了就只能打捞尸体”。郑志试探着潜入深水区。

何永华也感受到陶然心脏明显的跳动。他和另一位村民将他腿和臀部抬起,再次帮陶然排水。接受采访时,郑志表示,在排出一定积水后快速实施心肺复苏,待心肺“重启”后再排水、继续人工呼吸和按压心肺,是抢救的关键。

另一位施救者何昭培记得,那天他骑摩托车路过水塘,看到郑志便停车下来聊天,水塘边大人孩子加起来有十来个。他们看到,那个孩子先是在水深不足两米的区域,随后消失在深水区。几分钟过去了,仍没有出现,岸上的人一度认为他是潜水高手,“潜几分钟都不用换气”。

没有人计算过施救的时长。有村民觉得这一过程有10分钟,郑志估算在5分钟左右。他记得围观者大概有5到8位。人们看到,陶然的口唇和皮肤慢慢变红润,瞳孔缩小。郑志告诉一旁的村民,“有希望了。”

筋疲力尽的郑志没跟着送担架过河,他在草地上坐了一会儿,去池塘边清理了自己嘴唇和脸上的污秽物。

他和村民们救人的视频被传到互联网上。郑志的家人看到了他在河边救人的视频,以为是自家孩子溺水,火急火燎地骑着摩托车赶来。网友们感慨,幸好陶然遇到了会潜水的医生,才有这“教科书式的救人”。

胸外心脏按压由陶然的表哥完成,同时,郑志开始为陶然做人工呼吸。新鲜空气顺着陶然的口腔、咽喉进入肺,郑志不时用手沾水,洗去陶然口鼻处流出的红色分泌物和泥沙。

调查中,95.5%的受访应届生觉得今年求职的压力大,4.3%的受访应届生觉得一般。

(责编:郝孟佳、熊旭)

获救者陶然,显然是溺水者中的幸运者。8月27日,他遵医嘱转入宜宾市的医院。9月1日,他父亲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从这天起,在宜宾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了6天的陶然转入普通病房。

对于应届生求职,你有哪些建议?63.6%的受访应届生建议多下功夫,做好求职准备工作,63.3%的受访应届生建议敢于吃苦,去基层锻炼自己,47.8%的受访应届生建议不要急于一步到位,先就业后择业。其他建议还有:做好定位,不要眼高手低(45.4%),把国家发展和个人目标结合起来(45.3%),以及多了解政策法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25.5%)等。

他还说:“一旦溺水就要碰运气,等待会潜水的人、等待医生的出现。哪有那么多巧合、好运呢?”

“我之前考研失利了,找工作相对较晚,加上疫情的原因,一度觉得找工作挺难的。”天津某高校应届毕业生刘亮(化名)坦言。

“病人”是溺水的15岁初中生陶然(化名)。在水中被找到时,他双目紧闭,嘴巴微张,整个人呈半躺姿势,沉在水塘底。水塘是漏斗形,四周浅,中间深。他溺水的地方是水塘中心,约有2.5米深。

陶然的表哥和另一位村民开始下水寻找,但只敢在浅水区“狗刨式”游泳。他确认了郑志的想法,“陶然不会游泳,快救救他吧。”

63.6%受访应届生建议做好求职准备工作

中国疾控中心和全球儿童安全组织联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儿童伤害现状回顾报告》称,2010—2015年间,溺水是1-14岁儿童的首位伤害死因。

“小学生学习游泳,一到两个学期就学会了。高中生学习心肺复苏,一周足够了,而且都会学习得很棒。”郑志说。

周翰提醒,应届生在求职中不要逃避,要勇敢面对。“我们接触到的一些毕业生,手头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对现有的工作机会并不十分满意,处在一种迷茫、徘徊的状态。应届生应把握好求职的‘窗口期’,建立先就业、后择业的观念”。(记者 孙山)

“应届生应把握好求职的‘窗口期’”

“据我了解,前几年有相当比例的学生不愿进入体制内,但今年选择体制内就业的学生比例增加了。一方面,这类单位抵御风险的能力比较强。另一方面,通过抗击疫情,年轻人也逐渐被体制所吸引。” 刘强表示,与学生择业观念转变相对应的是,高校就业指导工作的调整,“我们也会鼓励学生在求职时,选择与国家大政方针相结合的岗位,比如今年公务员、事业单位、‘三支一扶’等对应届生有倾斜,我们会鼓励学生多手准备”。

卫生院的救护车停在公路上。五六名村民帮忙抬着担架,趟过水池塘十几米宽的浅水区,将陶然送上车。

“溺水者脱离水体后的第一步就是要迅速排水。”郑志向记者解释,人在溺水后,进入身体的水除了通过食道进入胃,还会通过呼吸道进入肺。把肺部的水排出,空气才能进入肺叶。

参与救援的村民游刚,从微信朋友圈里发现自己上了新闻,朋友转发时为他“点赞”。他自己没转发。他告诉记者,自己只是搭把手,“多亏郑医生,不然我们会游泳也不会救人。”他记得,陶然被救出水时,没了呼吸和心跳,“整张脸都是黑的”。

从小下河游泳的他知道,“有暗坑、漩涡、水草之类的危险水域,就是会游泳也别去”。但这次,他只能涉险救人。在水底,他看到了“白色的人体”,靠近后确认那是陶然。郑志从侧面抓住陶然的牛仔裤裤腰,用左手将他拽离池底。再借着水的浮力往上托,蹬腿向斜上方游。

“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呼吸和心跳,但是我觉得身体的循环在恢复。”

他继续参与和指挥着这场救援。一位村民按他要求坐地上,屈膝90度,让陶然面朝下趴在他弓曲的大腿上。另一位村民扳着陶然,郑志则负责推压他的背部,捏开他的嘴巴。

何昭培也载着人赶来了,他猜测骑摩托搬“救兵”往返也就两三分钟。另一位救兵何永华是被别的村民打电话找来的。这些救兵都没赶上下水。到达水塘时,郑志和两名村民已经将人抬上岸。

郑志还向一旁的群众要物资——用草捆的简易“枕头”。不到半分钟时间,“枕头”已垫在陶然头下。

“今年我们遇到了席卷全球的疫情,应届生要把心态放平,结合实际状况去思考出路。”北京某人事技术研究所黄亨煜博士分析,“不是你一个人晚了,是整个社会的招聘都推迟了。据我了解,今年各事业单位的招聘数量要比往年明显增多,因此应届生进机关事业单位的几率更高。当然,仅靠事业单位扩招消化毕业生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社会总体的招聘数量是减少的。所以应届生要多投简历,多准备考试”。

当看到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招录2021届实习生时,赵乐的心中难免有些着急,“投了很多简历,感觉都石沉大海了。有时面试路上要花很长时间,但就交流了几分钟。”

这位医生在陶然身上比划出区域,作心肺复苏的示范。他当时想,按压手势好不好看不重要,但一定要有效。他嘱咐人们,“必须保证按压深度5厘米,每分钟不少于100下”。

因为潜水救人关节处有挫伤,郑志在家休息了4天,才返回工作岗位。他到病房去看过陶然。陶然恢复得不错,虽然身体虚弱,但意识清醒,能和他对话。

他的另一思考,与急救操作无关。“学校、政府每年都有不下河游泳之类的提示,但是每年还是有那么多溺水者。我们是不是该换办法了?不仅是提示,最好让孩子们学会真正的游泳,学会落水后的自救。”

“那天岸边的人没有潜水特别好的。”事后,何昭培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郑志潜水也一般,但是他很勇敢。”

郑志和何昭培也在岸边喊人下水救人。何昭培水性不好,骑上摩托到最近的住户家找人。

今年5月,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将游泳技能纳入全国中小学义务教育必修课。而8月,教育部联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印发通知,要求积极开展红十字应急救护培训,把学生健康知识、急救知识特别是心肺复苏纳入教育内容。

“虽然今年应届生求职时间拉得长,但在心态上仍要保持紧张的状态。个人认为,尚在求职中的2020届毕业生的最后一段求职好时机,集中在6月、7月、8月,进入9月后,用人单位将会开始招聘2021届应届毕业生,到时也会增加2020届毕业生的竞争压力。”周翰说。

某高校辅导员刘强(化名)表示,他们专业应用性较强,平时也会注重产、学、研相结合,以提升学生的实践能力。“有的学生整体成绩一般,在校期间也没有学生干部等经历,我就会推荐他早找实习,哪怕是不要实习补贴,也要去一些企业跑跑腿,观摩学习一下人家的工作,体验职场生活,为之后求职积累经验”。

事后,郑志也总结过这次救援经验。他认为,人在完全溺水后的2至3分钟,会出现心跳和呼吸停止。心跳和呼吸停止后的5至6分钟,大脑开始发生不可逆的伤害。“在溺水者完全溺水8分钟以内,紧急的施救让他脱离水体,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如果完全溺水大于8分钟以后,就算救活了,大脑也会严重受损,甚至是植物人状态。”

大约1分钟过去,郑志觉得有违常识,“哪有人能憋气那么久?”他判断此人应该是溺水了。

36岁的郑志水性好,潜入水下救人,两名村民在浅水区接应。这是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九丝镇毓秀河上游的一个清澈的水塘,周边村民经常来游泳消暑。

人工呼吸和胸外心脏按压继续进行。几分钟后,陶然给郑志发出了信号——嘴里长长地哈气,表明需要更多氧气。“就像人在高强度有氧运动后,累得喘不上来气,光用鼻腔呼吸已经供不上身体需要,要张着嘴巴大口喘气。”郑志解释。

对于应届生求职,天津某高校就业工作老师周翰(化名)建议,首先要明确自身的优势和不足,尽快补足短板,在求职过程中,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第二,要合理调整个人期待。“在求职过程中应该综合考虑经济发展形势、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特点,以此来规划和设立自己的就业期待,切勿眼高手低,否则可能会浪费很多宝贵的就业机会”。

被抬上岸的陶然脸色乌黑发紫,没有呼吸,颈主动脉和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瞳孔放大。“没救了。”接应的村民有点泄气。

浙江某高校设计类2020届毕业生赵乐(化名)说,之前找到的一家工作单位,告知自己新录用的员工要分批次实习,自己被安排得比较靠后,感觉不确定性较强,所以这段时间还在寻找其他工作机会。

据郑志估计,有三四百毫升的水从陶然的口腔排出。随后,他和村民开始帮陶然重启“发动机”——心肺循环供氧。“在短时间内重建循环,让缺氧的重要器官能够重新获得氧气,是复苏的关键目的。”

已经签约某教育机构的英语专业应届生应晴(化名)觉得,在线上求职更为普遍的当下,应届生也要注意在更为安全、可靠的平台上投递简历。

水塘的另一侧是公路。郑志向何昭培喊话,让他们迅速拨打急救电话。为实现最快救援,拨打的方式他也逐句叮嘱:先联系离池塘最近的社区卫生院,请他们带着氧气瓶来急救;他又报出自己所在的兴文县人民医院急救电话,让告知对方,医院的郑医生救了一位溺水者,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采取与卫生院对接的方式,双方在路上进行交接病人。

陶然的心跳逐渐规律而有力,能够自主呼吸了。村民们松了口气,但郑志发现,陶然的舌体在向后坠。他尝试用手去拉拽,防止它挡住咽喉部气道,但他很快意识到,“容易伤到溺水者的舌头,也可能在无意识下咬到施救者”。他折了几根草,“草根有筷子般粗”,让它们充当“压舌板”,保证气道的通畅。

郑志没有理会旁人的说法,他的常识是——心脏骤停后,至少要进行持续半小时的心肺复苏,才可能判断是否死亡。

刘亮最近报考了两家位于北京的事业单位,其中一家已经通过面试,正在进行体检和政审,刘亮说如果能顺利通过,就准备签约这家单位了。“虽然我更心仪另一家,但招考进程相对慢一些。我觉得不能等一个不确定的答案,有了条件还不错的单位就先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