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致30万海员漂泊海上!上船易感染,下船易失业!全球经济的生命线,正面临危机……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从今年年初开始,各国实施的边境封锁措施,使得全球航运业遭受了损失,而由于船舶的停靠受到限制,全球大约有30万的海员不得不滞留在船上。

菲律宾籍海员 德拉克科鲁兹:社会还是需要我们,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得到工作机会。

疫情不仅影响了航运业的正常运转,更是让很多海员承担了身体与心灵的双重压力。眼下,随着一些国家的疫情好转,海员们能回家了吗?航运业又会受到哪些影响呢?

印度籍海员 丹尼斯:我在2019年10月上船,合同期是4个月,原本应在今年2月底回家,但是因为疫情,我在船上多待了4个半月。

比利时籍海员 迈克尔·巴贝:船上还有菲律宾籍和巴拿马籍海员,他们已经在船上工作了9个月,因此也可以说,他们非常不幸,因为他们仍然被困在船上。

目前,犯罪嫌疑人胡某已被宁晋县公安局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航运是全球经济的生命线、贸易的支柱,全球大约80%到90%的货物贸易是由航运来完成的,而海员们的生活平时更加不容易。

海员感染新冠肺炎风险更大

幸好经过治疗,马布迪已经康复并回到菲律宾的家中。除了有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工作时间过长,也会对海员的身心健康产生严重影响。

国际航运公会秘书长普拉滕表示,目前国际航运业正面临的危机可能破坏全球供应链。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胡某如实交代了其因琐事持菜刀和匕首到靳某家中,将靳某砍死的犯罪事实。

国际海事组织法律事务和对外关系总监 肯尼:由于疫情,许多港口对船员轮换采取了限制措施,这导致大量的人员积压现象,许多合同到期的海员需要下船,而轮换的海员无法上船工作。现在, 我们估计全世界大约有30万名滞留在船上而无法下船的海员,还有30万无法上船接替工作的人。

他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只比原定的合同超期工作一个月,但是与他同船的很多海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船。

去年9月,菲律宾籍海员马布迪开始在一艘德国邮轮上工作。今年3月,她工作的邮轮在到访澳大利亚期间有乘客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邮轮不得不紧急停靠澳大利亚并进行人员疏散。留在邮轮上继续工作的马步迪很快也被确诊感染。

菲律宾籍海员 马布迪:最开始我站不起来,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就叫护士来看,他们说你发烧了,38.9℃,他们就让我隔离了两天,澳大利亚的医疗队来给我做了咽拭子采样,他们说你得下船隔离。

“我在海上8个半月的漫长航程,让我非常想家,我期盼着回家和家人在一起,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尽量每天都回复家人的消息。”印度籍海员丹尼斯说。

随即,宁晋县公安局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火速展开抓捕行动。经进一步工作,得知犯罪嫌疑人胡某已乘坐出租车向其村方向潜逃。专案组民警立即在其家附近蹲守布控,伺机抓捕。警方于当日22时30分左右,将坐出租车回家的犯罪嫌疑人胡某在其家门口一举抓获。

为了应对危机,国际海事组织专门成立了海员危机行动小组,制定了一个完善的海员轮岗行业协议,并且与各国政府保持紧密沟通,采取包括豁免签证等一系列措施,以确保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安全地实施海员轮换。

疫情带来的冲击,不仅使得在船上的海员们,面临着较大的感染风险,还使得船下的海员,可能遭遇失业的打击。这对全球航运业来说,都将是一次必须面对的危机。

迈克尔·巴贝是一名比利时籍海员,在一艘名为斯塔蒂亚的油船上担任船长,在海上漂泊了四个月之后,巴贝所在的油船行驶到了位于印度洋的法属留尼汪岛,从这里他搭上了飞往巴黎的航班,最终得以回到位于荷兰的家。

普拉滕表示,海员是必不可少的工人,需要他们来保持世界供应链的运转。航运业是一个有韧性的产业,我们将克服眼前的困难,可以适应并且改变现状。

边境封锁 疫情致全球30万海员受困海上

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统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普遍实施边境封锁、航班限航等旅行限制措施,全球目前约有30万名海员面临无法按时换岗的困境。

国际航运公会秘书长 普拉滕:平均而言,航运业每年运输的商品价值约为7万亿美元(约合49万亿元人民币),船舶可以运送包括从铁矿石到成品的任何物品,船舶也可以载客。航运业涵盖了所有部门和贸易,全球范围内开始再次封锁,对航运业、供应链造成破坏。

经警方初步了解,嫌疑人为胡某(男,51岁,宁晋人),当时已逃跑,受害人靳某(男,39岁,宁晋人),两人系连襟关系,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恼羞成怒的胡某用菜刀和匕首将受害人靳某多处砍伤、扎伤,靳某在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