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机接口,一个让人略感兴奋又毛骨悚然的词汇,最近彻底火了。

这当然要归功于马斯克(Elon Musk)。这个闻名于世的硅谷 “钢铁侠”,已经把太多的不可能变成可能——Tesla 自不必多说,今年 5 月,人类首个商业载人航天飞船发射成功,也正是由马斯克旗下的 SpaceX 实现的。

重要的是要记住,马斯克所做出的这些尝试,对于激励下一代工程师和科学家至关重要。

本文参考链接:(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总体来看,马斯克的 Neuralink 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突破,但脑机接口在技术层面还有大量的问题没有解决,更不必说由此而来的安全和技术伦理问题——这些都是摆在脑机接口技术面前的重大挑战,绝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能够突破的。

但马斯克也放话说,未来人类可以通过意念来进行打游戏、召唤特斯拉、听音乐等种种操作,甚至未来还要人机共生。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马斯克的 “脑机接口”,360 创始人兼 CEO 周鸿祎也表示激烈批评,他在最近一次发言中表示:马斯克这种半疯半狂的人,还要在想搞脑机接口,自己对这个一直是强烈反对的。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如果将来人类被强制安装脑机接口,不愿安装的就是异类,而你一旦接入脑机接口,你的脑机接口就要永远在线,不能离线,一旦没有信号,或者公司不对你提供服务了,你就属于在信用榜上有问题的人,你想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至于用意念控制特斯拉,有生之年,恐怕只能在科幻电影上看到了。

多伦多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人员莫法认为,马斯克所展示最新技术的突破点在于新型芯片的尺寸(Neuralink 的芯片直径约为 23 毫米)、可移植性、储存信息的能力和无线传输的功能。

周鸿祎还认为,脑机接口技术的实际应用,还需要人类世界制定新的技术伦理和新的法律制度,这也是对全球网络安全公司的巨大挑战,因为一旦人脑开始联网,大脑数据的安全就将成为一个新的命题。

对此这一评价,马斯克表示:

马斯克究竟展示了什么?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四海兄弟:最终版专区

当然,除了安全性问题,脑机接口技术还要面临一个伦理层面的挑战。

另外,这次发布会的一个重点是:招聘。

中国科学院大学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博士 OwlLite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脑机接口学科要实现工业应用面临控制理论的原则性限制与复杂性理论缺失两个根本性难题。也就是说,马斯克这次展示的内容在应用价值上并没有突破,人类临床实用仍然不大可能。

这次的技术突破是革命性的吗?

坚定实现民族复兴志向信心。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70年前,坚船利炮没能阻挡我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坚定步伐;70年后的今天,更加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是我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是进行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的好教材,是进行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好教材。岁月流逝,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这是纪念章背后的关键词。(尹贵龙)

马斯克无疑是一个有想法的天才,而且在他有生之年已经实现了很多看起来疯狂的想法,这让人们不得不关注——当然,他也是一个营销高手,善于让外界听见自己的声音。

当然,从某种层面来说,马斯克之所以受到批评,可能也与他在发布会上过于高调的 “大放厥词” 有关。

脑机接口科学家、卡耐基梅隆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主任贺斌教授,是非侵入性脑机接口领域的优秀科学家。对于这次 Neuralink 的这次展示,贺斌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当然,电影毕竟只是电影,马斯克所展示的内容与之相比,过于遥远。

《四海兄弟:最终版》收录在包含以下内容的《四海兄弟:三部曲》中:

尤其是在马斯克的 “意念控制特斯拉” 宣传话语之下,不少人联想到了电影《黑客帝国》中的场景,人类被机器人控制,通过脑后的接口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想想就觉得恐怖。

那么,这次在 Neuralink 中展示的内容,是革命性的吗?

在探讨外界对马斯克的批评之前,来看看 Neuralink 究竟展示了什么。 

纽卡斯尔大学神经界面学教授 Andrew Jackson 在评价马斯克的这次展示时表示:

360 创始人周鸿祎的批评毫不留情,他说马斯克是 “半疯半狂的人”。

事实上,有不少对这次发布会提出批评和质疑,有人认为马斯克展示的技术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当然,也有人担心脑机接口技术给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

所以总体来看,马斯克这次取得的技术突破主要体现在芯片工程、手术植入工程、传输层面,但在大脑神经信号解读方面并没有什么展示,其受到的诟病比较多。

在演讲最后,Elon Musk 表示 Neuralink 正在招募材料、电力、医学、化学、兽医、软件、可穿戴设备等背景的人才,鼓励相关专家(不一定要有脑科学背景)投递简历。

从记录和信号传输的角度看,缩小植入式脑机接口设备是重要的,但是最终人们需要证明这套系统能做什么来解码大脑信号并正确解释大脑的状态和意图。

这听起来就有点科幻了。

最新的可穿戴设备 LINK V0.9。一个设备配备 1024 个频道,能够感应温度和气压,读取脑电波、脉搏等信号,支持远程数据无线传输。几乎可以在白天使用一整天后,晚上进行充电。这款设备直径 23mm,宽度 8mm,可置于颅顶位置,开颅部分为一个硬币大小。相比去年发布会公布的产品而言,LINK V0.9 外观上精简了很多,耳边的信号接收器也看不到了。 将上述设备植入人脑中的手术机器人。手术机器人能够发射脉冲,完成在人类头部开颅、植入感受器、黏合等所有步骤,整个过程都是全自动的。机器人可以对大脑进行图像识别,避免对大脑的潜在伤害,尤其是对神经元的伤害。 三只实验小猪。其中一只被植入上述设备已有 2 个月,但它的生活质量并未受影响——根据现场直播的情况来看,小猪的状态不错。马斯克还展示了佩戴植入物的小猪,其大脑信号可被实时收集到,在跑步机上的小猪的脑电路图,它对于小猪的预测和实际值非常相似。

比如说,爱尔兰沃特福德理工学院通信软件和系统小组研究负责人萨西塔兰·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表示,脑机接口可能让我们更容易受到黑客的攻击,相关信息的泄露 “将比我们见过的所有数据泄露都更为严重”。

《四海兄弟:最终版》- 从头制作了原创的《四海兄弟》将在9月25日推出,并带来了充满丰富新对白的新版剧本、扩充的背景故事,以及额外的过场画面,外加全新玩法编排以及特色功能,并带来媲美电影的一流视觉效果的游戏引擎。这仍是玩家记忆中的《四海兄弟》,只是更棒更丰富。

然而,在 8 月 28 日的 Nerualink 脑机接口发布会之后,马斯克并没有赢得一致性赞誉。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周鸿祎的回答是从安全角度出发,固然是发人深省;不过听起来有一点反应过度,毕竟脑机接口要实现他所描述的威胁,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了。

多伦多大学神经科学研究员 Graeme Moffat 表示,Neuralink 已经取得了“数量级的飞跃”;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家 Sergey Stavisky 表示,该演示显示了 Neuralink 在 2019 年取得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国际工程师专业组织工程与技术研究所的生物医学工程师 Peter Banniste 认为:

有专家提出,使用脑机接口技术至少应该遵循知情同意、患者自主性和必要性原则,以及对人有利、不会对他人和社会造成伤害等原则。

马斯克说,Neuralink 目前有 100 多号员工,希望公司最终的规模达到 1 万。

这次发布会有几个重点:

《四海兄弟II:最终版》 – 以高画质重制粉丝最爱的作品;

《四海兄弟III:最终版》 – 重新推出的金奖叙事巨作。

2020 年 8 月 28 日,马斯克(Elon Musk)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举行发布会,展示了最新的可穿戴设备 LINK V0.9 和手术机器人,并通过现场的三只小猪和实时神经元活动演示,展示了 Neuralink 脑机接口技术的实际应用过程。

目前还不清楚的是,Neuralink 设备是否可以用于解码人类意图及控制环境中的设备。据我观察,这种能力还没有被证明。

尽管如此,外界的担忧还是有不少,除了脑机接口技术本身的突破之外,还有不少专家担心安全性、黑客、伦理等问题。

入手《四海兄弟:三部曲》数位版的玩家,将能够立即在PlayStation 4、Xbox One和Steam平台游玩《四海兄弟II:最终版》和《四海兄弟III:最终版》,并可在《四海兄弟:最终版》于2020年9月25日推出时立即下载。 《四海兄弟:最终版》、《四海兄弟II:最终版》和《四海兄弟III:最终版》也可分别单独入手。

据新京报报道,有生物学领域相关专家认为,Neuralink 此次的演示在工程学方面有所突破,比如脑机接口更小了,安装更便捷了;但是它仍然只是看上去很美,因为脑机接口要实用,就必须做到在人脑皮层/神经元中解析出有用的控制信号,但目前这类理论严重缺失,我们并没有破解人类大脑的能力,马斯克的演示成果也没有一点涉及这方面。

《四海兄弟:最终版》 – 彻头彻尾重制隽永的经典游戏;

赓续抗美援朝伟大精神力量。抗美援朝战争是由中国共产党人独立自主领导的第一次对外战争,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场对外战争,不仅创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争奇迹,更是创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他们的英雄事迹已经成为我们强大的民族凝聚力,成为国家和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物质财富要极大丰富,精神财富也要极大丰富。今天,我们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就是要把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同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结合起来,脚踏实地、砥砺奋进,坚决完成每一项工作和任务,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不懈奋斗。

这次发布会之后,除了学术界对于脑机接口的认知,行业内也在讨论人机关系的问题。

周鸿祎:马斯克是个半疯半狂的人

不幸的是,学术界的许多人都过于看重想法的价值,而忽视了将其付诸实践,这是很常见的。

要注意的是,在马斯克的话语中,Neuralink 最初针对的是脑损伤病人,或许未来我们可以通过阅读、翻译病人的脑电波,帮助他们恢复肢体功能。

实际上,也有不少业内人员对马斯克的演示表示赞赏。

体现中国人民最深切的怀念。1950年10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根据朝鲜劳动党和政府的请求,以及中国人民的意愿,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决策,组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果敢承担起保卫和平的历史使命,用鲜血和生命赢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捍卫了新中国的安全和尊严,十几万英雄儿女长眠在了朝鲜半岛的土地上。战争中,志愿军涌现出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众多英雄模范和功臣,成为“最可爱的人”。七十年快过去了,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用鲜血染红盛开在朝鲜大地上的金达莱花的烈士们,也不会忘记出国为抗美援朝战争服务的、健在的所有人员。这次颁发纪念章,是对逝者最深切的缅怀,也是对生者最诚挚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他还表示,马斯克演示了在脑机接口设备小型化和无线通信等工程领域的发展,但似乎没有展现神经解码方面的“任何重大进展”。他还说:

就他们的技术而言,1024 个 channels 在当今已经不是什么伟大的成就了。但无线中继的电子设备还是非常先进的,手术机器人也很棒……记录脑细胞和 “阅读思想” 之间有很大的区别,特别是当涉及到我们不太了解的高层次认知功能时。向大脑中写入内容的想法更值得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