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探访生产复工中的“中国光谷”

新华社武汉2月15日电 题:特写:探访生产复工中的“中国光谷”

3、存在健康的资金流,以及项目本身有可预见的造血能力。

在项目规划上,项目本身有一个亿的估值,需要千万左右的融资,且需要接入保证金。

位于光谷生物城的华大基因武汉公司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医疗企业,产品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高通量基因测序仪是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的重要物资和设备,一直在满负荷运行。华大基因公司相关负责人朱延梅说,连日来,武汉公司在人员只有三成的情况下全力开动,加班加点生产。同时,面积2000平方米的“火眼”病原生物安全实验室已经建成,每天可为万人提供检测服务。

陈天在2014年踏入VC行业。如果按照往年惯例,现在的他应该在各地往返,看项目、听故事、谈投资。但今年,好不容易疫情好转,陈天却西装笔挺,拎着公文包去各地公司卖保险。

正源高理光学公司经过15年的发展,生产的安排码盘占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胡利军说,“疫情严峻,但我们对政府有信心。今年,我们将推出手机光学棱镜产品,把因疫情停工的时间补回来。”

《决定》要求,贵州各级人民政府应当统筹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及时研究制定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影响的应对措施,全面推进脱贫攻坚,深入推进农村产业革命,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努力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确保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VC去集体打官司向创业者讨债了……

《决定》指出,贵州省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当在严格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采取有力措施有序推进全产业链复工复产组织工作,努力提高公共服务保障能力,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保持生产生活平稳有序。

曾经刚进入行业时,林晨就察觉VC机构的募资变难,在他手上可操作的钱也比预期的少。

“怕死”,才能活着。这成了留下来的VC的真实写照。

2、签订回购协议,在天使轮就提前签订回购协议保障自身利益。

《决定》要求,贵州官方及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履职尽责,全面构建“查、防、控、治、保、导”疫情防控体系,全面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核酸筛查,对全省报告的疑似病例等五类重点人员进行核酸检测,及时有效发现和控制传染源,确保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切实做好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各项工作。

数公里之外,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公司也一直没有停产。厂房内,信号灯闪烁,高度自动化的设备平稳运行,不时有技术人员巡视。作为国内重要的芯片制造商,武汉新芯提前应对这次疫情,备足了生产原料。同时,对员工施行分级和封闭管理。“公司已申请带宽扩容支持,未来能够保障5000名以上的员工同时远程在线办公。目前,除研发略有延迟外,企业基本保持计划进度。”新芯公司董事长杨道虹说。

罗伊说:“不敢签,我也不敢给钱。”

生产的不止医疗卫生密切相关的企业。疫情寒冰之下,经济脉搏仍在强劲跳动。

林晨回忆,在好些人眼里,只要把钱扔进一些故事讲得好的项目里,就能找到接盘侠。进场砸钱的大多VC不存在风险评估等专业知识,只是盲目迷信自己是下个神话。

回顾vc的疯狂,埋下了隐患

早年,VC手里如果攥着大把的钱,应是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但在今年,即便是拿到钱,却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市面上的项目轮转一圈后,百分之八十不久后你又可以再看到。”林晨说道,到了2019年,杭州的一个路演现场上,项目单上的八个项目,有一半看到过不止一次。

《决定》明确,贵州省内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全面禁止生产、经营使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全面禁止以食用或者生产、经营食品为目的,猎捕、出售、购买、进出口、运输寄递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但在董事会看来,蒋海炳对于项目过于狂热,无人货架的模式早已崩盘,最终决定背着蒋海炳把领蛙卖给竞品。

在再三挑选之后,蒋海炳接受了几个资本的投资。

蒋海炳当时收到各界的消息不断,公司的会议室也人流不息,上午可能刚聊完一个投资人,下午另一位投资人就来了,他表示“络绎不绝的投资人排着队见领蛙。”

《决定》规定,贵州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不与宪法、法律、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就医疗卫生、疫情排查等事项,采取临时性应急行政管理措施;在妥善采取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应当最大限度减少疫情防控对生产生活造成的不便影响,不得擅自升级临时性应急行政管理措施。

此后、资本逐步向头部寡头倾斜。领蛙融资受阻,蒋海炳在杭州、上海、北京等地寻求新融资,想给领蛙续命。

“安排码盘是自动化产品关键零部件,口罩、防护服、医疗检测产品等自动化生产设备都离不开它。”武汉正源高理光学公司总经理胡利军介绍,从13号开始复工,在七成员工尚未回岗的情况下,正源高理光学公司已经将产能恢复三成。“其实,目前上班大都是管理和技术人员。特殊时期用特殊办法,现在只要懂工艺的人员都在当工人在用。”胡利军说。

但正如屠明珏所说,“浮躁”的时候,大家都相信自己能投上回报率百倍的项目。

巨大的跨界转型,在旁人看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陈天却将这魔幻的转变称为“跳出苦海”。从有想法,到做出抉择,他前后犹豫了半个月——他还是极度留恋拿着钱到处听人讲故事的那种状态。

项目融不到资是问题,融到钱的行业是资本造风口。“资本把赛道玩坏了。”此时蒋海炳把无人货架失败的原因归咎到了资本上。

《决定》规定,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任何单位和个人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和本决定规定,由有关行政执法部门依法给予处罚;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个人有隐瞒疫病史、重点地区旅居史、与患者或者疑似患者接触史、逃避隔离医学观察等行为,除依法追究相应法律责任外,有关部门还应当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将其失信信息向本省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归集,并依法采取惩戒措施。

“当时看到一个投几十万给婚礼纪的直系学长,变卖之后翻上百倍,谁能不心动。”人在合肥,大学专业为材料科学的林晨听到这样的神话、也抱着掘金的想法,于2017年末跨行VC。

但在2015年货拉拉的路演现场,当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讲到“货拉拉要做货车界的滴滴打车。”在屠明珏眼里,无非是又多了一个在他面前画饼的项目方。

“曾经我认为货拉拉是个傻逼,而后来我觉得自己是个傻逼。”聊到屠明珏最早接触的项目时,他自嘲道。曾经最不被看好的项目,如今却成了屠明珏VC生涯中最成功的明星案例之一。

《决定》指出,在贵州省内居住、工作、生活、学习以及从事其他活动的个人,应当积极参与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严格按照规定如实提供、填报有关信息和主动报告健康状况,自觉接受排查、检测、隔离观察、集中救治等防控措施,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出入公共场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应当按照要求佩戴并正确使用口罩等防护用品。

国内未来是专业VC的下半场。

而这种类似“击鼓传花”式的玩法,在当下的环境,这些“手捧鲜花”的玩家似乎难再找到下一个交接的人。

如今中国的VC正在逃离。

到了2018年,行业头部便利蜂、果小美、猩便利已逐渐成型的。而在领蛙董事会上,领蛙的CEO胡双勇和大多投资人依旧决定放弃固守上海、杭州,疯狂向北京扩张。

《决定》明确,贵州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当严格落实疫情报告制度,公开、透明、及时向社会公布疫情信息,不得缓报、漏报、瞒报、谎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编造、故意传播与疫情有关的虚假信息。

依据《决定》,贵州将坚持依法依规、联防联控、群防群控、严防严控,以对民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把区域治理、部门治理、行业治理、基层治理、单位治理有机结合起来,充分运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手段,切实提高疫情防控的科学性、及时性、有效性。

最后,锌财经在2020年VC市场调研发现,未来的新VC的选择项目倾向为:

消毒,登记,测体温,戴手套、头套、护目镜……“全副武装”之后,记者进入武汉正源高理光学有限公司厂区。再换鞋、裹上除尘服,风淋除菌除尘,才能进入工厂的“心脏”——安排码盘生产线。

VC去大都会卖保险了;

多牛资本蒋海炳表示:“过去可能有很多一批的老VC离开,但度过阵痛期的留下VC,无疑会更为专业,更精准。”

钱热的时候,专业的、不专业的都涌入了VC赛道。但“硅谷神话”蒙蔽了大多数人的双眼。

4、不准再烧钱!!!

多牛资本创始人蒋海炳也在时代激情下开始创业,甚至还从上海互联网圈拉来了他的朋友胡双勇。

这样下去,项目方公司的账上资金将撑不过半年。

要回资金成为林晨的第一想法,他动身联系了项目方的人。经过一段时间拉锯,项目方的人也同意回款,“闹得不愉快,但钱保住了。”林晨还是庆幸的。

而到2019年年末的时候,公司做出了一个决策上的调整,以VC为跳板,做一个产业结合文化转换。这个转变对于理科生的他来说难以适应。

的确,现在大家都想要钱,但即便是手里有钱的VC也不敢轻易给。还在一线看项目的罗伊,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顺眼的项目,也和项目方聊得甚好。而当罗伊提出回购协议时,创始人搪塞而过。

而聊到自身与行业环境,“浮躁”一词他谈及最多。

武汉是新冠肺炎的重疫区。记者近日在有着“中国光谷”之称的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走访看到,部分企业从未停工,部分企业于近日恢复生产。

但2015年,的确是一个“大众创业”的年代,市场上到处游走着胆大的人。项目路演上,你总能看到项目还未起步,商业估值就敢写到3000万。

《决定》要求,贵州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加大疫情防控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供给统筹力度,优先满足一线医护人员、疫情病员、一线公共场所工作人员的防控需要。政府部门应当提高政务服务水平,优化工作流程,建立绿色通道,积极做好疫情防控物资的生产、收储、运输和配用等协调工作。

1、形成自己的核心模块,注重与整体产业主营项目的结合,做到产投一体化。

相较于陈天带着留恋离开VC,杭州某创投VC屠明珏离开的显得更果决。2013 年,刚进入大学的他,就在邻居带领下进入行业接触风投。

《决定》指出,贵州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当提升政务服务质量和效率,发挥贵州政务数据“一云一网一平台”作用,推行网上办、远程办、手机办、微信办、邮政办等非直接接触服务方式,减少民众外出办理政务服务事项,保障民众的政务服务需求。

留下的,活法也变了。当一个物流老板和朋友喝茶时说“我莫名其妙就搞出来了”7000万投资基金后,却被身边阿里出来的资深投资人群嘲时,我们知道这句话,是真的。

从看项目,到决定投资,前后耗费了10个月的时间。为了考察项目,他从杭州开车前往江苏,最长一次住了半个月。在他看来,项目的财务收入模型挺好,但最重要的是同时有着政府的扶持。即便如此,磨磨蹭蹭数月,他才签约。

《决定》明确,对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和奖励。对因参与疫情防控工作致病、致残、死亡的人员,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给予补助、抚恤。对从事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津贴、补贴,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执行。

在变迁的十字路口,改变不易,但过去十年投资界热闹奔腾,而疫情将VC们打回原形,而如今“老一代”VC被逼或者自愿退出的数量愈加激增。

2019年,林晨把融资款项打给项目方的一个月后,他在办公室内收到了财务传来的消息:在项目方传来财务报表上,发现了项目方将资金用于偿还股东债务的信息。

但就一个月前,林晨和机构的矛盾加剧,下定决心不做VC,和朋友一起经营公司。

但不可否认的是,投资行业如今还在不断萎缩,VC还在撤退,当规模萎缩后一定时候,VC行业才真正的成熟。

本就800万的资金,200万被挪作他用,和原本协议上的用途规划大相径庭,并且是协议上明文禁止这种行为。

现在聊到这个项目,他语气难掩落寞。在他眼里,这在当时应该是个极好的项目。

而当问起行业成熟这个时间点时候,大多受访VC表示:“这两年没戏。”

谈起为何离开VC机构的全因,屠明珏给出的最真实的解答是“人浮躁、没钱赚、项目差、大佬都走了。”

而在今年,当他所在机构大老板抽身不做VC,去另一家上市公司做老板后。屠明珏明白,如今的VC非善事,立刻调转船头经营大米产业。

热潮后,一地鸡毛之下,顿生萧条之感。

无人货架的商业模式如今证实是不成型。但2017年无人货架被资本造势而起之时,热钱飞速涌入。

行业的浮躁,自2014年开始,屠明珏在有号称杭州“硅谷”的滨江就能隐隐察觉到,彼时行业在追逐热钱。他熟知的vc机构中,就有投资车贷,仅一个项目亏损超过十几亿,即便如此金融业务还是VC追逐的热点。

《决定》要求,贵州省县级以上人大常委会应当充分发挥各级人大代表作用,把人大代表密切联系群众优势转化为疫情防控优势,认真汇集、反映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及时督促有关方面落实疫情防控各项工作。(完)

(根据受访者要求,林晨、陈天、罗伊为化名)

VC去做淘小铺的微商了;

《决定》要求,贵州省各级司法机关应当积极履行职责,依法严惩各类妨碍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依法处理各类疫情防控相关民商事纠纷、行政争议,为疫情防控及时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这些案例,是锌财经在做2020年VC市场调研时听到最多的版本。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防控依然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部分企业克服重重困难生产同样可贵。期待早日战胜疫情,迎来经济复苏。

2018年年底,林晨打算与江苏某地政府合作智慧停车项目。在他看来,和政府合作的项目相对稳定,后续盈利通过承包,建造,使用,分成达到获利,同时政府会给予扶持。

还坚守在VC行业里的人,也没法像以前一样地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