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海原有个“母牛银行”

46岁的宁夏海原农民胡玉兵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养上8头牛。“这8头西门塔尔牛值10多万元,增值潜力很大。”每天围着8头牛转,看着精心培育的牛一天天长大,胡玉兵“心里美滋滋的”。

对于女儿这个“复古”的爱好,妈妈魏兰和表示“很开心”。“我奶奶这一辈人都会梳妈祖髻,但是到我这一辈,会梳的人就不多了。”魏兰和惋惜地说。

新京报记者看到,目前,雕塑下方的4层展示厅尚未完全完工,通向雕塑的楼梯只修了一半,下方被周边居民用来储物、养牛。雕塑下的小广场被暂时布置成儿童乐园。傍晚雕塑周边的灯光亮起,不少居民带着孩子来此游玩。

地处“西海固”核心区,六盘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海原农民素有养牛的传统,养牛是当地脱贫致富的可靠途径。“一头牛得1万多元哩,实在买不起啊!”可对胡玉兵而言,家底薄、手中没有积蓄,很长时间来,想养牛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常常望牛兴叹。

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逢年过节,湄洲岛女性都会穿上海蓝衫、红黑裤的妈祖服,梳起妈祖髻,身体力行地传承妈祖文化。

提高群众的养牛技术,因地制宜扩大养牛效益,最大程度增加群众收入,关键要靠科技。海原县积极联系各类农科院所、专家团队前来为牛产业把脉问诊,同时,指导当地研究关键技术、品种改良及适合县情的产业发展模式。

甄映花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旅投公司,县政府现在仅提供方向引导,具体融资、运营等工作均由公司自行管理。

胡玉兵下决心要扩大繁育量。最近,他正准备再购进两只基础母牛,就等华润公司新购进的母牛到来。不但如此,此前一直帮胡玉兵养牛的大儿子也开始另起炉灶,新建起了自己的牛棚,开始独立养牛。“只要勤快,只赚不赔,有政府和帮扶企业的大力支持,我们更要抓机会,努力往前跑。”胡玉兵说。

有了对口帮扶企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贫困农民养牛不再为缺钱发愁,且增收也有保障。按照华润集团和当地政府制定的惠农办法,养殖3年后,农民只需无息偿还每头牛赊销牛款6000元,此间,基础母牛所产牛犊,母犊由农户自繁自育,公犊育肥8~12月龄后,华润公司以活畜称重每公斤高于市场价进行回购或抵顶农户赊销款。

据上述文件,该雕塑的采购预算为8690万元,供应商为北京市金鼎雕塑艺术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是中国雕塑学会唯一定点制作基地,经营范围包括,设计、制造、加工、雕塑工艺品、不锈钢制品等。10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希望了解当时的建造过程和实际花费情况,未获回应。

妈祖髻是妈祖故里湄洲岛当地女性的传统发髻,相传为妈祖所设计,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妈祖信俗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发髻也称为“帆船头”,所谓“盘发为海,插簪为桨,青丝做缆,竖髻做帆”,寓意一帆风顺。从古至今,当地女性通过这样装扮自己,来为向海谋生的亲人祈福。

建档立卡户马彦仓的4个女儿都已出嫁成家,家中只有老两口,体力活干不了,外出打工指望不上,仅有几亩旱地收成没保障,日子过得紧巴巴。自从可以赊欠养牛,老两口第一时间响应,凑了2000元赊了两头牛。

在海原农村,像胡玉兵一样,想养牛而不得的情况不在少数。对全县来讲,如何破解牛产业发展瓶颈,事关群众脱贫大业。“山大沟深、干旱少雨,生态脆弱,加上贫困程度深,海原农村群众养牛整体规模小、品种杂、养殖技术落后。”从事多年农村工作,在海原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广平看来,虽然群众有养牛的传统,可海原县牛产业也面临着发展的现实“瓶颈”。

对于近日在家乡福建莆田湄洲岛举行的一年一度湄洲女发髻技艺表演,11岁的小小湄洲女林涵熙期待已久。今年她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向乡亲和游客们好好展现一下自己梳妈祖髻的手艺。

2015年秋天,听说有可以赊欠基础母牛的好政策,胡玉兵从亲戚朋友处东挪西凑,借了2000元,顺利从华润公司赊了两头基础母牛,拉回家开始繁育。第二年,两头母牛就生了两头公牛犊,养了几个月后,他将牛犊卖给华润公司,两头卖了1.8万元,还上赊欠的1.2万元母牛款,赚了6000元。

“‘仰阿莎’可以说是苗族人民的精神寄托。”10月24日,剑河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甄映花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仰阿莎是传说中的苗族美神,其故事在黔东南地区广为流传。2008年,黔东南州申报的苗族长篇叙事歌“仰阿莎”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解决贫困户买牛缺钱的现实困难,以对口帮扶的海原华润农业公司为龙头,以赊销方式投放建档立卡户养殖,每头牛由华润公司垫付赊销款6000元,当地政府对建档立卡户每头牛补贴2000元,农户只需自筹1000~2000元就可赊销一头基础母牛。

莆田妈祖中学校长曾亚林说,希望以学习妈祖髻为契机,让孩子们体会“立德、行善、大爱”的妈祖精神,培养更为文明的言行举止。该校还编写了《澎湃的新信仰》《走进妈祖》等多册校本教材,帮助学生们更好地了解妈祖文化。

工商信息显示,2012年底,就在仰阿莎旅投公司的投资人变更、办公地变更的同时,注册资本也进行了变更,从10万元调整为1亿元。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变更当日,实缴资本1亿元。

两年多前,林涵熙听说学校和少年宫合办了妈祖髻兴趣班,便兴致勃勃地让妈妈给自己报了名。“我们湄洲岛有很多特色,我也想亲身体验体验。”林涵熙说,每周她都会专门上一两次课,平时做完作业后也会经常练习。

妈祖髻技艺复杂,熟练者也需至少半小时完成,因此一度不再流行,甚至少有年轻人掌握个中要领。近年来,当地通过在学校开办兴趣班等形式,推动这种传统技艺在年轻女孩中传承。此次活动的30余位表演者中,大多是当地中小学生。

在海原,有了“基础母牛银行”的支撑,一大批贫困农户看到了希望,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足了。55岁的曹洼乡农民马彦仓穷日子过了半辈子,自从2015年从华润公司赊欠母牛以来,“年年都有牛犊生,年年都有新收入,生活一年一个样”。

2020年3月,依靠食用菌、小香鸡、钩藤、生猪等重点产业,剑河县宣布提前脱贫。甄映花表示,“旅游富县”也是县里的发展战略之一,接下来,县里将继续推进旅游业的发展。

雕塑建设方:自负盈亏的国有独资企业

随着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海原县紧盯水资源短缺的突出矛盾,下大力气解决饮水问题。2015年,历经40年“四上三下”的宁夏中南部城乡饮水工程从274公里外、经15级扬水,将黄河水引入海原的自来水管,覆盖城乡76%的人口,彻底解决了海原人饮工程没有稳定水源的问题。

10月21日,剑河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发布通报称,仰阿莎是传说中的苗族美神,寄托着该地区苗族同胞广泛文化认同和情感归宿。“仰阿莎”雕塑是依托剑河县文化旅游资源禀赋,由剑河县仰阿莎旅投公司投资建设。

然而,就在获得世界纪录认证后不久,有网友提出,当时还是贫困县的剑河县是否有必要花费巨资建设雕像,建设资金来源是否合规。

“仰阿莎”雕塑坐落在剑河县城清水河北岸的山坡上,没有栏杆,也不收门票。走在河边的景观步道上,可以远远看到这座银色女神像。10月下旬,剑河县到了旅游淡季,每天仍陆续有游客爬上几层楼高的台阶,近距离欣赏“仰阿莎”雕塑,拍照留念。

不过,景区周边的村民表示,这两年游客数量增长很快,但大多集中在温泉景区内,到周边村寨游览、消费的游客相对较少。10月下旬,新京报记者在景区周边村子内走访发现,大多数店铺处于少人光顾、关门或招租的状态。

就在这一年即2012年12月31日,工商信息显示,仰阿莎旅投公司的投资人由剑河县旅游局变更为县里的国有控股企业剑河县城镇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地址也从政府办公楼搬了出来。次年,公司投资人又变更为黔东南州国资委下属国有独资企业黔东南州苗舞侗歌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剑河县仰阿莎旅投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0万元,属于国有独资企业。经营范围为洗浴、景区旅游景点开发、城镇基础设施及旅游设施投融资建设等。

经过专家论证,西门塔尔牛适合海原自然气候条件,养殖效益高。自2015年启动“基础母牛银行”以来,华润公司集中引进西门塔尔牛,大批量投放到贫困农户手中,很快,海原养牛产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农民增收进入了快车道。

2010年前后,国家开始对地方融资平台进行规范化管理,仰阿莎旅投公司和剑河县政府的关系也发生了转变。

10月23日,高达88米的“仰阿莎”雕像。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摄

目前,“仰阿莎”雕塑周边附属设施尚未完全完工。10月24日,建设方剑河县仰阿莎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仰阿莎旅投公司)总经理杨敏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雕塑附属设施即将开始恢复建设。一位当地政府官员也表示,文化旅游产业是剑河县经济发展的重点之一,“不能因为质疑就不做了”。

此事一时引发舆论关注。上述官员提到,当时中央曾派调查组来到剑河县了解情况,调查结论显示雕塑建设的过程合法合规。对于新京报记者提出查看调查结论的要求,该官员表示,具体内容不便公开。

10月25日,中央财经大学中财-中证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分析称,这类抵押属于权益类抵押,在现行管理制度下是允许的。即使公司在向银行贷款时资产不多,但是有合同可以证明公司某个投资项目可以获得收益(就可以抵押)。

有了启动资金的支持,勤劳的胡玉兵养牛养出了名堂,去年全家顺利脱贫。与此同时,他的“牛文章”也越做越大。最近,他刚刚新修了自家的牛棚,原来的牛棚嫌小,满足不了养殖规模的扩大,这次他新建的牛棚有26米宽、20米长,可容纳30头牛。

胡玉兵是海原县曹洼乡脱烈村数得上的贫困户,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抚养着早逝的哥哥留下的两个孤儿,全家有7口人。多年来,仅靠10多亩山地维持基本生存,一家人温饱都没保障,生活过得十分困难。

10月24日晚,不少当地居民带着孩子到“仰阿莎”雕塑下的小广场玩。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摄

日前,再次有网友对雕塑建设提出质疑。10月21日,剑河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发布声明称,仰阿莎雕塑旅游项目的开发,是由剑河县仰阿莎旅投公司负责,没有使用国家扶贫资金和国家财政拨款,“没有用国家的一分钱。”

公开资料显示,这座苗族女神雕塑总高88米,其中雕塑身高66米,由不锈钢板锻造制作,底座高22米,包含4层圆形展示厅。高度设计取自当地苗族节日“二月二”和“六月六”。

开发公司曾遇资金周转困难

甄映花说,为发展文化旅游业,剑河县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挖掘 “仰阿莎”的故事和文化。一位了解“仰阿莎”雕塑建设过程的县政府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6年前后,县里曾委托苗文化专家对仰阿莎的故事进行了重新整理。当时,有专家提出可以通过雕塑来展示“仰阿莎”,这一建议与县里发展文化旅游的想法不谋而合。

此外,公司法人也变更多次。公司成立至今曾进行过5次法人变更,前5任法定代表人均为剑河县政府工作人员。直到2014年,杨敏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负责人才与地方政府无关。

2017年1月,仰阿莎旅投公司在招标网站上发布“仰阿莎”雕塑采购公示文件,其中提到,“仰阿莎”雕塑应属国内外目前唯一的大型苗族人物题材雕塑,造型具有强烈的主题性、艺术性、标志性和纪念碑性质。

对于注册资金的来源,前述剑河县官员表示,仰阿莎旅投公司注册资本的增加为公司自行融资,县政府没有参与。

10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雕塑周边的施工现场看到,停车场的位置已经竖起塔吊,有一块区域正在平整土地。一位施工工人说,“广场要继续修了。”

一份剑河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2016年1月,为解决公司名下另一个温泉景区项目建设资金困难,仰阿莎旅投公司向贵州某建筑工程公司借款500万元。后因未按约定归还借款,仰阿莎旅投公司被法院判处偿还借款本金500万元及其利息。

仰阿莎旅投公司的诞生就是为了服务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杨敏提到,仰阿莎旅投公司最初由剑河县政府出资成立,是县旅游局下属的公司。

“看到越来越多后辈人会梳妈祖髻了,外婆也很开心的。”家住湄洲岛东蔡村的高秀金说。她的外婆蔡秋莲今年77岁,是此次年龄最大的表演者,且已经连续三年参演了。每年村里组织报名参演,梳得一手好发髻的蔡秋莲总是主动请缨。

“仰阿莎”雕塑周边附属停车场的建设工作也因为资金问问题而暂停多年。10月24日,停车场项目施工方的潘姓现场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停车场项目在2017年开始建设,因仰阿莎旅投公司资金出现问题,未能按期支付工程款,项目于2018年暂时停建。不过,近期,仰阿莎旅投公司的贷款逐步到位,施工工作已准备重新开始,并计划于年底前完成。

2020年10月25日,时值周末,有来自本地、贵州省内和周边省市的游客来到剑河县游览、泡温泉。“有上海退休的老人家,每年都要来两次,一来就是两个月。”一位在温泉景区周边开小卖店的村民表示,“他们带不走的行李现在还放在我家。”

杨敏称,此前因内需不足,公司资金曾有短期困难,但随着游客逐渐增加,目前,公司资金情况已有好转。除银行贷款外,公司也在通过招商引资寻求合作伙伴。

“对于我外婆这代人来说,梳妈祖髻就是日常,好像一天不梳就没法出门似的,甚至连睡觉也不拆。”高秀金说,此次作为外婆的模特,当外婆在舞台上给自己梳头时,她竟感动得红了眼眶。“我当时就觉得,一定要学会,以后自己来表演。”高秀金说。

2010年,国务院发布《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清理并妥善处理融资平台公司债务,并对公司进行清理规范。随后,各地都相继出台规范,推进政府和融资平台公司的政企分开,以及融资平台公司的市场化转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政府也在工作报告中提到,州政府在2012年推动政府融资平台向一般性公司转变,将推进政府部门同所办企业彻底脱钩。

至于后期项目投资基金,杨敏表示,修建雕塑是企业行为,资金来自公司的自有资金和向银行的贷款融资。前述剑河县官员也提到,旅投公司在向银行贷款时的抵押包括仰阿莎旅投公司开发的另一个温泉小镇景区部分已建成的建筑,以及预期旅游收益等。

两年后,胡玉兵的母牛又下了两只牛犊,一只公牛犊以10600元的价格卖给了华润,另一只母牛犊自己养殖。“2018年生了两只母牛犊,去年又生了两只公牛犊。”如今,胡玉兵家里共有6只母牛,两只公牛犊。公牛犊他准备再养几个月,长壮实了再出售,到时每头就能卖到1.5万元左右。

贫困群众缺少启动资金,是靠养牛增收致富的最大“拦路虎”,也是影响贫困群众投身牛产业最现实的“瓶颈”。自身财力有限,海原县抓住国家确定的定点帮扶机遇,与对口帮扶的华润集团携手,创新实施“基础母牛银行”模式,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

2017年底,雕塑建造完成,经世界纪录认证机构(WRCA)现场测量核实,被确认为世界上最大的“仰阿莎”雕塑。

10月23日,剑河县“仰阿莎”雕塑,周边配套设施尚未完工。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摄

刚开始,老两口不太会养西门塔尔牛,为服务农户养牛,村上专门设立了“110”科技服务点,有啥问题只要联系村上的“110”,技术人员就会上门指导。如何防疫、如何配料、准备哪些药品……马彦仓都心中有数,养牛很快上了道。

10月25日,泡完温泉的游客在温泉景区内游览拍照。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摄

温泉景区是仰阿莎旅游公司在当地投资建设的另一个项目,景区北门距离仰阿莎雕塑约1公里。官网显示,该项目总投资约12亿元,包含温泉、酒店,剧场、民族文博馆、商业街、美食街等设施,2017年起开始营业。

剑河县政府官网提到,仰阿莎旅投公司的职能是“通过县政府授权,履行公司的优化组合,把公司做大做强,作为县政府企业融资平台行使对外投资融资职能。”“就是(融资)平台公司。”剑河县政府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马彦仓尝到了养牛的甜头。这些年来,他总共卖出了5头公牛犊,目前家里还有5头母牛。“牛就是我的全部希望。”自从养了牛,马彦仓一家生活变了样,再也不为吃穿发愁,2019年,他家顺利脱了贫。

目前,马彦仓家中还有两只待售的公牛犊,为了卖个好价钱,老两口尽心喂牛,牛犊长得壮实,按照当下市场行情,每只能卖到2万元左右。“卖了牛犊再买进两只基础母牛。”马彦仓也筹划着要趁政策的东风做大“牛文章”。

妈祖原名林默,是北宋时期莆田的一位女子,热心扶危济困、救助海难,死后由乡亲于湄洲岛上立庙奉祀。千百年来,这位海内外华人的“海上女神”,给予航海者战胜灾难、开拓进取的信心和勇气。

率队参加表演的莆田妈祖中学团委书记郑丽娥介绍,两年前该校成立了妈祖髻社团,邀请妈祖祖庙的工作人员来教授技法,目前社团已有20余名成员,学生们都很开心能够参与其中。

位于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剑河县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的贫困发生率为33%。为实现脱贫,剑河县在发展特色农产品种植和养殖产业的同时,也发展起了旅游业、休闲农业等。

在旅游开发的过程中,仰阿莎旅投公司遇到过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

林涵熙正是其中的一名小小传承者。一开始,她让妈妈当模特,给妈妈梳头作为练习;后来梳得熟练了,她还教会了妈妈。“我特意买了头模,就为了跟她学呢。”魏兰和说,“等涵熙四岁的妹妹长大点,我也会带她去学梳妈祖髻。”

截至目前,海原县已累计向117个村12819养殖户赊销西门塔尔基础母牛31796头,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0386户31160头,带动全县形成养牛专业村52个,规模养牛场18个、合作社32家、家庭牛场81家,全县肉牛饲养量从2014年的15万头增加到现在的27万头。

在第五届世界妈祖文化论坛期间举行的这场演出中,不到一个小时,在湄洲第一中心小学读六年级的林涵熙,就为同校的一年级小妹妹梳好了一个状似帆船的妈祖髻,领先于现场很多小伙伴。

剑河县一位政府官员10月23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018年初就有网友曾对“仰阿莎”雕塑提出质疑,当时中央曾派调查组来到剑河县了解情况,调查结果显示雕塑建设审批流程合法合规,“没有问题,很规范的。”

两度引发争议的“仰阿莎”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