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新型肺炎)浙江台商台企驰援战“疫”:两岸一家 与子同袍

中新网杭州1月29日电 题:浙江台商台企驰援战“疫”:两岸一家 与子同袍

“为发挥两岸一家亲精神,协助国人共度艰难时刻,杭州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下称‘杭州台协’)号召在陆台湾人士,共同捐赠物资……”1月23日,杭州台协便向广大台胞发出号召。

这还只是陈星旭参与帮助的其中一个患者。一位39岁的新冠肺炎患者,本身患有尿毒症。家属发来求助时,他已经在家里待了20多天了,透析也被迫中断了20多天,人已经昏迷,动脉血的血氧饱和度只有50%左右,“基本处于半窒息的状态”。在帮助患者联系医院的过程中,陈星旭收到了患者离世的消息。

看到杭州台协的号召后,还在台湾过年的陈岩忠第一个响应,立即捐赠了其公司的48桶UC医用消毒液原液近1000升。“这些消毒液可稀释10倍使用,用于机场、医院、社区等公共场所消毒。”陈岩忠介绍,该消毒液已经杭州市疾控中心专家认证,由卫健部门接收即投入使用。

武汉市卫健委陆续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医院名单之后,陈星旭观察到一丝转机——武汉的一些定点医院,将新冠肺炎的病人送往分院,不少援鄂医疗队开始待命,一直紧缺的医疗资源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号召、组织台胞捐赠的杭州台协会长周鲍华说:“我们常说两岸一家亲,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家应该更亲。”

涉及异地转院,更是难上加难。迫于病情,湖北省内的一些危重症患者为寻求更好的治疗条件,要集中到省会武汉。“武汉变成他们唯一救助的渠道了。”可这需要武汉的医院接收,还需要办理相关的通行证。

当时,晏义威唯一联系到的能做手术的医院在南京。但是离汉的车辆要通行证,接收的医院还要向当地防疫指挥部报批。而且,所有随行人员都要有结果显示阴性的核酸检测报告。晏义威给不出这些证明,当时,不发烧就没有机会获取核酸检测的名额。

若没做核酸检测,并非新冠肺炎,医院也不能收治。但问题是,免费的核酸检测也有程序,需有发烧症状,被认定疑似,走社区上报等流程;目前,付费的检测渠道开放,但等待的时间相对较长。

几经协调后,他们面临的新问题是当地的医院突然不放人了——因为是发烧入院,他们住在了感染区,即使后期排除了新冠肺炎,当时的条件下,医院表示实在没办法调换病房,最终他们只能留在当地隔离。

这种罕见的疾病的特征是小颌畸形、舌后坠、腭裂及吸气性呼吸道阻塞。晏辰刚的气管只有2.5毫米,几乎是正常宝宝的一半。他已经借助呼吸机维持生命好几天了,可呼吸和进食还有困难。

春节刚刚放假,正在宁波家中张罗年货的宁波水王生物科技公司总经理王浙蓉,接到了已回台湾过春节的董事长古汉杰的电话:“大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越来越严重了,我们的产品在2003年香港非典疫情防治隔离中有较好的效果。公司捐赠一批产品,帮助对抗疫情。”

古汉杰在给浙江省台办的信中则写到:“知悉祖国大陆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数百同胞身染疾病,徘徊于生死线上,心有戚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乃我华夏子民共有禀性,特联络贵办,愿为祛除病魔出力。”(完)

杭州(台湾)水木清华校友会还发起“善心·助心”活动,目前已募集110余万元,将购买增强免疫力的保健食品空运给大陆同胞。

随着封城时间越来越长,这些非新冠肺炎患者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还有多少非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在等待救治,陈星旭说不出答案。

该会会长朱长生表示,台湾清华校友本着厚德载物的校训,发挥“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榜样力量,希望以此抛砖引玉,让大陆同胞感受到来自海峡对岸的温暖关怀。

此外,台北市宁波同乡会向武汉市红十字会捐赠10万元,助当地群众抗疫;台资企业宁波金慰电子董事长王森旺捐赠价值5万元的口罩;台商安拓集团董事长张金清向宁波市慈善总会捐赠1万元,用于购买抗疫物资……源源不断的爱心跨越海峡、驰援大陆。

台资企业捐赠医疗物资。浙江台办 供图

陈星旭也蒙了,他明白这个道理,却使不上力。这个志愿者团队从疫情暴发起就开始帮助新冠肺炎患者找床位,运转得颇为成熟,但是在那个时候,陈星旭觉得“束手无策”。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曾对媒体估算,正常情况下,他所在的医院一年接待急诊患者12万人,其中有10%-20%是需要抢救的患者。但疫情期间的抢救量大概是正常状态的1/3,其中还包括新冠肺炎引起的急救。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浙江省海促会台商台企专委会主任委员、敏实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秦荣华介绍,目前集团已安排第一批专项资金60万元,正设法从日本采购10万个医用口罩等医疗物资捐赠给一线医护人员使用。

17年后这场举国战“疫”中,时刻变化的疫情同样牵动着台湾同胞的心。

那时,这样的求助“解决了第一个,就来了十个二十个。解决了十个二十个,又来了一百个两百个。” 如今,这样的求助信息越来越少。3月16日0-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只有武汉市1例,其他16个市州均为0例;截至3月14日16时,武汉无疫情小区累计数量4871个,占比68.6%。与此同时,在微博上新冠肺炎救治相关的话题下,一些非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求助信息开始连片涌来。

后来,陈星旭联合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成员,湖北、安徽和江苏的政府部门及媒体,将晏辰刚送上前往南京的车。3月4日,这名患儿终于做上了手术。

他记得,一位湖北天门的患者因发烧进了医院,之后多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医院要求转到武汉的相关医院做白血病救治,先是各大医院没有床位,联系好医院后,又卡在了通行证上。

另一个民间的志愿者组织武心援团队,每隔几天会整理出一份经核实的非新冠肺炎患者求助名单。除了求住院的、求转院的,还有人求协调车辆、求救助的,以及求出城的。

医院的说法是:“我们也没办法,先回家养着,等疫情缓解了再想办法。”第二天,陈星旭找来志愿者的车,保证男孩先回了家。之后,再打电话给医院,对方急了,“如果不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进来,又有新的感染怎么办?”

王浙蓉放下手头的家事,一边赶往公司,一边联系当地卫生部门,先后捐赠了114公升消毒液用于疫情防控第一线。与消毒液一起捐赠的,还有一份“关于任你洗健康洁净元素用于隔离防治病毒感染的使用方法”。

目前,在新浪微博上,一个名为#非肺炎患者求助#的话题下,求助信息几乎每日都在更新,截至记者发稿时,阅读量已有1.1亿;另一个#武汉非肺炎危重病人求助#的话题,阅读量也达4688.7万。

“公司董事长古汉杰2003年曾赴香港一线参与防治非典,与香港医疗部门共同摸索出一套消毒液的使用方法。”王浙蓉介绍。2003年非典期间,经由香港保良局推荐,“任你洗”洁净元素作为消毒液用于隔离防控非典疫情,在2-3天之内,和其他手段并用,防治了疫情扩散。

但是,当疫情还未彻底退却时,其他危重症患者面临的情况依旧复杂。

其中,一位湖北省鄂州市68岁的肺癌患者,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已达到了出院标准,可陪同的3位家属因封城而滞留,难以负担医疗与生活费用,且因患有糖尿病,在医院期间,吃饭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他希望能尽快出城,返回家乡。

2月16日,武汉市卫健委陆续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医院名单。之后,2月21日,武汉市防疫指挥部增设“非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组”。相关的医护力量和医疗资源统筹还在不断加强,3月16日起,武汉市卫健委每日公布非新冠定点医院医疗资源恢复进度情况,动态展示非新冠定点医院名单、各医院门、急诊和住院科室开设情况。

疫情发生初期,陈星旭就曾见过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无奈——他曾帮助过一个被诊断为皮罗综合征的婴儿晏辰刚。晏辰刚在武汉“封城”前一天出生,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患有这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

陈星旭还收到过一个求助,15岁的男孩疑似白血病,“只要不输血人就是晕的”。但是他就诊的医院成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他只能出院。

一位患者曾找到陈星旭,说自己因肺癌前往医院,可医生一看片子就表示,请先去做核酸检测,或去定点医院,“我们这没法收”。

与那位脑溢血的病人一样,陈星旭了解到,不少病人虽被医院收治,但由于当下的医疗资源难以满足需要,他们都卡在了转院的环节。